01 THU
1970.01

文化旅遊產業園區構建“七要”

發布者:色多多秋葵绿巨人
瀏覽次數:1453



    最近幾年,各地文化旅遊產業園區如雨後春筍般建立起來,如陝西西安曲江臨潼、河南洛陽漢魏故城、隋唐城遺址等,許多城市都提出了建設“文化旅遊產業園區”的目標。什麽樣的園區算得上是文化旅遊產業園區?文化旅遊產業園區與文化產業園區相比有什麽獨特的特征?如何打造或構建文化旅遊產業園區的獨特價值?

 

    文化旅遊產業園區,是市場經濟條件下文化旅遊建設的新形態和“文化旅遊生產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在文化產業領域的一種積極探索,它以文化為主題的都市體驗式休閑消費區,具有完整的管理體係和管轄區域。

 

    一個完善的文化旅遊產業園區應以某種曆史文化集合和時尚文化資源稟賦為依托,以旅遊為主導,以文化旅遊產業作為園區的核心和支柱產業,開發相關的係列文化產品,它既能滿足當地居民及外來旅遊者特定的文化和休閑需求,又能反映出特殊的地域文化、社會與經濟需求,並有自己的運行機製。

 

    選好文化主線 塑造產業驅動力

    經過對河南漢魏故城、隋唐城遺址、湖北襄樊隆中風景區(以下簡稱“隆中風景區”)等多個文化旅遊產業園區項目的研究,筆者認為,要通過文化內容創新和旅遊項目開發來滿足消費者“求知、求新、求奇”的需求,獨特的文化內涵是吸引遊客的核心所在。在構建文化旅遊產業園區之前,必須對選址地的曆史、旅遊資源進行分析,深入挖掘文化資源並對其進行再塑造,利用現代的、創新的、商品化的手法,首先通過文化主線的選擇和定位,確定整個文化旅遊產業園區的發展方向。

 

    隆中風景區作為國家級風景名勝區和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在實際建設和打造上存在諸多局限,需要尋找新的市場引爆點和產業驅動力。北京綠維創景規劃設計院(以下簡稱“綠維創景”)承擔了隆中文化旅遊產業園區項目,在首期啟動階段,提出了在隆中風景區之外再打造一至兩個核心體驗項目,如將三國文化與現代主題公園模式相結合,打造三國文化主題樂園,以形成旅遊核心吸引力的集聚,為區域的整體打造創造條件。另外,以核心資源“諸葛亮”為發展主線,通過資源整合,集聚三國文化、佛教文化、民俗文化等,實施“諸葛亮文化旅遊節”“諸葛亮文化國際論壇”的帶動戰略,全麵提升了園區內景點以及整個園區的發展。

 

    找準文化主線後,第二步要塑造產業驅動力。在綠維創景正在編製的河南“隋唐文化旅遊產業園區總體規劃”中,園區內雖然有山陝會館、隋唐遺址植物園、中國國花園等景點,但都不具有足夠的吸引力成為隋唐園區旅遊的發展引擎,要想成為洛陽新的旅遊名片,還需要一個或幾個極具吸引力的景點作為啟動和引爆。綠維創景提出了“遺址城模式”.在隋唐城遺址的基礎上,既關注與現有洛陽城的對接關係,又考慮“原城遺址”的大遺址保護與開發需求,將盛世東都、洛河花城、文苑詩都、洛城長歌、市隱詩園作為先期啟動項目,從而推動園區內一係列工程的建設,形成了文化旅遊產業的聚集,自然構造隋唐園區的嶄新格局。

 

完備產業聚集要素 創新體驗方式

    在旅遊產業聚集區的打造中,西安曲江新區無疑具有代表性。大唐新天地、唐城牆遺址公園、陝西曆史博物館、西安國際展覽中心、曲江論壇、中華民居博覽園等一係列項目的建設推動了影視娛樂文化工程、飲食文化工程、體育休閑文化工程等,從而推動了文化旅遊產業的聚集。

 

    筆者在對隆中文化旅遊產業園區項目的研究中,發現隆中風景區具備了類似曲江新區旅遊產業聚集結構的基本要素:圍繞一個大中型城市、隆中核心景區和新打造的旅遊項目進行旅遊體驗,在整個區域內形成主要的遊客聚集和停留,並以旅遊業帶動其他產業發展。

 

    具體到隆中文化旅遊產業園區項目中,可以以景區化、情景化、故事化、藝術化、休閑化為特色,創新隆中新區文化旅遊體驗模式,構造不同類型、不同特色的體驗感受,打造全新的文化旅遊與休閑體驗目的地。在深究隆中風及諸葛文化的基礎上,以保護現有的隆中風景區為前提,以古隆中獨特的風水結構及風水文化元素為原點,打造古隆中風水文化係列產品,運用風水文化調整景區園林景觀和小品景觀,形成風水遊覽線路,給予古隆中諸葛故居以全新的旅遊體驗,並借助目前的市場認知度,從朝聖體驗、祭拜的角度改變隆中風景區傳統的單一觀光旅遊產品。

 

    另外,還可通過文化包裝主題樂園,突破機械遊樂與文化資源的隔膜,利用三國時期的建築園林景觀、文化符號、曆史故事與人物題材,通過仿古景觀設計、文化包裝等手段,以動感化的旅遊設計手法從三國時期的政治、軍事、經濟、民俗、文學藝術等方麵取材,設置三國文化意境下的互動型項目,通過與三國文化的零距離接觸為遊客提供全方位的愉悅感,打造以諸葛亮文化和三國文化為文化原點、文化背景區的三國文化五感遊樂功能區。

 

產品、策略、融資機製的創新

    文化旅遊產業園區內的產品體係是文化創意產業與旅遊產業的集合體,而不是通過複古和再造來實現對本地人文曆史的重新認知和認同,在文化旅遊產業園的整合營銷傳播中,除了傳統的廣告媒介傳播方式外,任何與品牌形象有關的元素、任何一個與消費者接觸的點,都在起著傳播的作用。

 

    比如深圳華僑城集團在開發出一係列市場所需的主題產品的同時,積極利用景區舞台、演藝資源來打造演藝精品,組織各種形式的推介會,提高市場認知度,開展與社會和媒體的有效合作,成功取得了一些國家級政治文化活動在華僑城的舉辦權。西安曲江新區也非常重視自身的全麵推介和傳播,其任何一個項目的策劃,都力求找到市場的興奮點,從《2006盛典西安》、 “西安曲江國際唐人文化周”到“曲江論壇”;從《曲江宣言》、《曲江事變》、《曲江路線》、《曲江報告》到《文化曲江》一係列文章,都在持續性強化品牌形象,增加影響力。

 

    借鑒成功文化旅遊產業園區的範式,在綠維創景隋唐文化旅遊產業園區總體規劃中,麵對嶄新的區域定位與發展戰略,洛陽隋唐需要站在整合營銷傳播的高度,團隊通過重大節慶、展會、大型演藝活動以及區域聯合等手段,向旅遊者、投資商、購物消費者、社會群體和政府部門展開針對性的全麵營銷,從單一的旅遊營銷走向區域旅遊目的地整合營銷。

 

    在園區的管理上,綠維創景建議運用“管委會 公司”的模式進行。管理委員會對園區實行封閉式管理,並在城市總體規劃框架內,負責園區內土地審批、規劃、開發、建設、收益等。發展文化旅遊產業園區,不能單靠政府出資,而是要采用市場化運作方式,組建文化旅遊產業投資公司作為平台實施市場運作,在不受行政區域限製的前提下,依托那些具有或經過包裝後有商業開發價值和盈利空間的資源積極策劃相關項目、編製局部發展規劃、實施產業開發。

 

    最後,投融資機製的創新,需要從旅遊投融資、經營運作、旅遊人力資源建設、市場保障體係建設、資源保障體係五大層麵對整個區域的開發給予全麵保障,在堅持政府主導下的市場化投融資機製的同時,優先包裝開發條件相對成熟、市場前景優良的重點項目,吸引企業投資,促進良性循環,從而實現對整體區域的有效開發。